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查看: 783|回复: 0

[吃喝是福] 东北有烧烤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1-20 09:41
  • 签到天数: 217 天

    连续签到: 2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发表于 2015-11-13 10:53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当秋风将最后一片黄叶扫落在地,北方的冬天就正式宣布来临了,此时,相较于户外活动,人们更倾向于在暖暖的房间里做点什么,比如,吃烧烤。
    看似原始的烤肉串吃法,却能风靡全球,还产生出无数派系,甚至有人出版了《烧烤圣经》,足见其迷人之处,令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都为之魂牵梦呓。其实,在我的家乡大东北,烤肉串的火爆程度绝不会输给盛产牛羊的内蒙和西北地区,尤其是在数九寒天的冬季,一家人围着火炉吃着现烤的肉串,是最惬意最温暖的享受。
    从小的印象里,借着东北寒冬卷着的凛冽寒风,烤肉串的香味总是能够飘得更远,那诱人的香气飘进我的鼻子,让不经意间路过的自己腿下打弯,不禁顺着香味寻了过去。于是大家总能看到路边有一个冻得哆哆嗦嗦的小女孩,在雪地上左右轮换地磕着冻疼了的脚板,眼睛却死死盯着眼前那堆炭火,火上滋滋冒油的羊肉串沾染了木炭的烟熏味,令肉香味变得更加浓烈。我抿着嘴拼命吞咽着口水,唯恐不小心有什么不明液体从嘴角滴落下来,引得烤串的师傅也看得心疼,总是先把我的肉串烤好,递给我解馋。大东北的天气足够寒冷,烤好的羊肉串刚放进口中,边缘流下的羊油已经在嘴唇上凝结了,这倒是老天爷赋予东北人的一种特别体验,只有既能忍受寒冷,又热爱美食的吃货才能感受得到。童年被冰冻的美食体验在舌尖上被融化,我找到了严冬里另一种让人温暖的精神寄托。
    除了最基本的烤羊肉串,东北烧烤还有许多别的选择,比如烤腰子、肉筋、小脆骨、实蛋、鱿鱼、馒头片什么的,让人听了就想流口水。尤其是小腰子,让我经历了从不敢尝试到欲罢不能的心路历程,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普通肉类的质感,嫩嫩的却带着一种脆韧,技术高超的师傅出品还会带着新嫩的血色,咬上一口,味觉、触觉在瞬间被同时打开,脆嫩的肉在齿间徘徊,合着烟熏火烤味,足足地让嘴巴过了一把瘾。实蛋不知道是不是东北的特产,只知道是将一些不知名的胶质物填充进空蛋壳里,凝固成鸡蛋的形状,颜色有点像松花蛋,味道也很接近,但是口感更加劲道弹牙。实蛋需要切片后烤熟,刷上调味油后再撒上辣椒面和孜然,表面烤得焦香诱人,散发着一种糊糊的香味,吃起来别有风味,离开家乡后,再也没机会吃到。
    吃的烧烤多了,自然知道怎么分辨哪家的肉串儿味道最好,除了看食客的数量和他们脸上的表情,就是看店家烤炉的规模了。记得家乡烤肉生意最火爆的一家,烤炉足有十米那么长,三四个师傅在炉子前面忙碌,只见他们双手上下飞舞,撒佐料的姿势流畅而夸张,而炭火的噼啪声和烤肉的滋滋声仿佛是他们演奏出来的交响乐,还没吃已经是一种视觉与听觉的享受,再来上那么一口肉香浓郁、满口流油的肉串儿,真是全感官的美妙体验!

    在夏天和冬天两个不同的季节,东北烧烤也呈现出不同的魅力与活力。
    东北的夏天是宜人的,在全国火炉般热得发烫的时节,家乡却是出奇的凉爽。傍晚时分,大排档从店里摆到了大街上,人们享受着大自然的清风,喝着冰镇啤酒,继续展开烤肉战斗。此时,大大小小的烤炉在饭店前面的空地一字排开,飘起的浓烟与扑鼻的香气像招呼客人的伙计,勾引着往来路人的胃口,场面煞是壮观。烧烤的师傅最辛苦,腾起的烟雾直冲师傅的脸面而去,烟熏火燎间师傅侧着脸,还不忘大声叮嘱送串的小伙计,“羊肉串二十,三号桌”,浓重的东北腔跟着消散在忙碌的脚步中。无数个凉爽的夏夜,我就这样在烤肉摊的香味和喧嚣中度过,最美好的时光,正是这样虚度的时光,只剩下心中对于家乡夏天的美好回忆,正如那入夜时分空气中如水的冰凉,留在胳膊上的触感,永记心上。
    到了冬天,游击队似的路边烧烤摊鸟枪换炮地纷纷升了级,搬进了暖融融的烧烤店里,虽然少了一种亲切的市井民风,却可以避开外面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冷,也算东北地区另一种特色享受。这时候,我喜欢招呼一帮同学老友去烧烤,大家围着烤炉谈天说地,男生比拼着酒量,说起了胡话;姑娘们则议论着谁和谁的绯闻。一干许久不见的好友就着烧烤的烟气说笑,连外头呼啸的风雪也掩不过那笑声。我的这些老友啊,吃了这么多年的肉串,却仿佛时间一直没动过,都还是上学时的那脾气、那性子。
    每次出去烧烤,我都要亲力亲为,作为打小的吃货和自视甚高的美食高手,天生就对烹饪食物有一定悟性和要求的我,在朋友间早已经是众望所归的厨子。究其原因,倒不是因为我勤快,而是总觉得烹饪这回事,是在追求完美的过程,由别人来对付那些美味,我心里总有点小小的不放心——什么时候该翻面儿,什么时候该撒料,我心里都有个严格的时间表,并相信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出最好吃的美味,对于食物的这种完美主义,成就了一个吃货对家乡味道的无限眷恋。

    当然,与烟熏火燎的烧烤摊和忙碌不停的大排档相比,我更喜欢的还是可以享受大自然的野外自助烧烤。约上三五好友,选上一处临水的旷野,驾车前往,以天为帐地为床,有种随意撒欢、归属自然的畅快。记得有一次,中学时代的几个好朋友合租了一辆很破的皮卡,拉上烤炉、木炭和各种烧烤食材,向田野出发。破皮卡吭哧吭哧地行驶在不平的道路上,我们一起挤坐在脏兮兮的后箱翻斗上,吹着轻风,回忆着无忧无虑的中学时光,时不时的颠簸调剂了我们嘻嘻哈哈的笑声。一路上,大东北地区特有的空旷和寂寥把我们包围,开出市区不远,周围就到处是一望无垠的芦苇荡,远处则是稀稀落落的屋顶,芦苇随风摇曳,纷纷指向远方,每当我看到此情此景,都有一种想要远离家乡的想法,到大都市去,是响彻我整个青春期的梦想。
    但当梦想照进现实里时,总是让人瞬间傻了眼,到达目的地时我们才发现,一切俱备,只缺东风——忘记带穿羊肉的签子了!这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?难道此行只能欣赏一下空旷的田野就要打道回府了?我的心头不禁闪过一丝失望。但不知哪个机智的小伙伴想出的主意,让我们用刀子割下许多柳枝,削去表面粗糙的皮,用露出的白白嫩嫩的枝条,穿起肉串来烤。朋友们各自分工,有的削起柳枝,有的穿起肉串,有的给烤炉生火……欢声笑语间,愉快的气氛感染着每一个人,没想到的是,无心插柳柳成荫,用柳枝烤出来的肉串儿竟然还寻到一点儿柳木的清香,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新疆红柳木烤串儿吗,这种大自然的味道竟成了那次最意外的惊喜。
    饱餐一顿后,燃烧过的木炭味还未散去,我躺在平整的土地上,百无聊赖地望着空空的天际,随着清风拂来,我又开始思考着自己的未来,那真是爱做梦爱畅想的年纪,不知道明天在哪里的青春,既忐忑又美妙,只有用无数美食来抚慰,也许这才是最治愈系的方式。
    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再回到家乡,再这样过瘾地来上一顿东北烧烤呢?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还没有登录,请在网站上方登录框内登录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