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
查看: 524|回复: 0

[人文视野] 年轻妈妈淹死了女儿 但我却很同情她 这部日剧扎心了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17-7-6 09:51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连续签到: 1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9-5-15 15:3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前几天,有这样一则新闻——四川米易一母亲带着3个孩子跳河,4人均不幸溺亡。
    跳河的母亲,一个人要带3个体弱多病的孩子,丈夫常年不在家,二胎双胞胎儿子出生后,几年来没有睡过一个整觉。
    在遗书中,她写道:
    “自己是个没用的人,没有本事,连最基本的带娃都带不好。”
    “我不是好母亲、好妻子、好女儿、好儿媳,没有把他们照顾好。”
    “我们的存在给每个人都造成了负担。”
    “没有谁真正体谅过我,这几年来我真的每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。”
    她祝福丈夫,找下一任妻子时不要找自己这样的,不仅帮不了他,还带着娃娃拖累了他。
    “希望你回归正常生活,谢谢你。”
    留下这样一封让人窒息绝望的信后,她转身投入了河中。
    丧偶式教育、严厉的公婆、无法教育的孩子,共同扼杀了活着的希望。
    然而,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,最近有一部日剧《坡道上的家》,就向人们展示了何为母亲的生活?
    据说看完了这部剧,没结婚生育的人,望而却步;已婚妈妈,后背发凉。
    折磨我们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
    《坡道上的家》讲述了专心在家育儿的主妇里沙子,原本和丈夫、三岁的女儿过着普通的生活。
    有一天,她收到了法院的信件,成为了一起案子的候补陪审员。
    一边去法庭聆讯、一边带孩子,两头忙的生活引起了丈夫和婆家的不满,令她十分焦虑。
    里沙子接手的案子是一位年龄和里沙子相近的年轻妈妈——安藤水穗,“蓄意”将女儿溺毙的虐童案。?
    随着一次次庭审,女主由最开始对被告的愤怒、不解,慢慢开始恍惚,被告的人生与自己的人生逐渐交叠起来……
    与日本大多数的主妇一样,女主角里沙子既要照顾老公,还要带三岁的女儿。
    丈夫绝非传统意义上的坏人,他只是普通得像是身边随处可见的中年男人。
    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剧中反复出现丈夫向里沙子索要啤酒的镜头。
    “我啤酒喝完了”,里沙子便起身去给他拿一罐新的。
    得知妻子要去当陪审员,丈夫没有横加阻拦,只是对妻子说:“不要太勉强了。”
    里沙子以为丈夫是心疼自己,后来才明白他的意思是,想要当陪审员的的前提是,必须把孩子带好、让我继续吃饱,却没有亲自提供实质性的帮助。
    里沙子和他讨论案情,丈夫对他说,“一个替补不用这么认真,说得好像你很明白似的。”
    里沙子只能尴尬地笑笑,觉得枉下推论的自己很可笑。
    因为忙着做陪审员、又要照顾女儿,里沙子很是辛苦。每晚都要喝啤酒,排解心中的郁闷。
    丈夫“好心”地劝她,悠着点喝哦,小心酒精中毒。
    于是里沙子只能蹲在冰箱后面,偷偷喝上一罐啤酒。
    里沙子的女儿调皮任性,总是撒娇要“妈妈抱”。
    一次,她坐在地上赖着不走,于是里沙子吓唬她,“那我先走啦”,然后偷偷藏到转角的地方注视着女儿。
    结果却被丈夫看到女儿坐在路边,任由里沙子怎么解释,丈夫就是不听,认定她的行为是“虐待儿童”。
    对一个母亲来说,“虐待儿童”的罪名无异于给她一记闷棍。
    过了几天,里沙子再度向丈夫解释时,他却觉得妻子小题大做,“好了好了,下次不要再犯了。”
    就连友人听到她的诉苦,也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。
    没错,每一件事都是小事,但叠加起来的重量却足以压得妻子喘不过气来。
    别人能做好,为什么你不行?
    《坡道上的家》的播出后,观众的感受多围绕一个词——绝望。
    这种绝望来自于剧中的每一个角色,他们都不是恶人,甚至是很温柔的人,却用最常见的方式逼疯了母亲们。
    在很多人眼中,带孩子、做家务、照顾老公是女人与生俱来的能力,是该她们做好的分内事。
    做得好,没有人夸奖;做得不好,责任全在女人。
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还没有登录,请在网站上方登录框内登录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